当前位置:首页 > 北京溶脂针瘦脸 > 正文

割双眼皮、植发、打瘦脸针...男性逐渐支撑起医美市场

2021-03-31 来源:北京瘦脸针
分享到:

漫画:程璨

一个念头曾在何安脑子里不断出现:如果自己的眼睛再大一点点,鼻子再挺一点点,生活会不会和现在有所不同?

25岁的他脸庞显得圆润,他对自己的单眼皮感到失望,“只要能提高一点也是好的”。几番考虑,他走出了手术室。

变美,无论对于男性还是女性,都颇具吸引力。一份报告表明,男性在变美这件事上更舍不得花钱,平均值客单价是女性的2.75倍。

他们打玻尿酸、阴双眼皮、解决问题发际线,提起美容方面的专业用词头头是道,丝毫不逊色于女性。男性逐渐支撑起了医美市场。这些爱美的男人们坚信,英俊的脸庞能给自己带给好运,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

让“微调”擦去不热情

何安前往医院做到双眼皮手术那天,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像往常一样,他穿著严格的运动衫,锁好公寓门,挤入地铁。一路上他不停地翻阅网络上的双眼皮手术案例,想象着每种褶皱与自己眼睛结合的样子。

医院门口的人不多,但何安还是停下来环顾了四周,才浅吸食一口气回头了进来。见到医生,他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对方自己想自然款的双眼皮,要做到埋线的手术,医生和他非常简单交代了几句,竟然护士带着他去打算手术。

何安躺上了手术台,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医生给他的眼部打了少量麻药,他的意识仍然清醒,看见医生举着银色器具向他走过。何安忐忑地闭上眼,酒精的味道充斥了他的鼻腔,“没什么类似的感觉,只是感觉有东西在眼睛上移动”。

手术持续了15分钟。何安从手术台上跪起来,他即刻拥有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双眼皮。

之后,何安对着镜子时,不再失望了,多年的不自信仿佛突然之间被一块橡皮擦抹去。

虽然现在越来越多的大品牌化妆品自由选择男性明星代言,也有男明星大方对外否认自己曾经做到过“微调”。但被“微调”后的何安还是有些心碎。

一个星期后,朋友看到他都说,何安变精神了。他小心翼翼地交代了实情,令其他车祸的是朋友们对于在脸上动刀并不违背,甚至有人说自己也做到过医美,送给他明确提出了更多变美的建议。何放心中的一块石头堕了地。

何安也很难过,自己没有沦为某个医疗事故新闻的主角。毕竟在他看来在脸上动刀这件事并不是闹着玩的,最近他又在网上查阅玻尿酸和瘦脸针的讲解,想让自己显得更精美一些,“在这个看颜值的时代,谁都想变美一点,还包括我们男的也一样嘛”。

让发际线“劝说”住岁月

男性对美的执着不仅逗留在大眼睛、高鼻梁的层面上,守住头顶的乌丝也出了美丽的必修课——植发成为男青年最热衷的医美项目之一。

在很多人心中,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是与年轻美貌画等号的。

与女性相比,男性对植放的需求更大,中国健康增进与教育协会公布的《中国皮肤炎人群调查》表明,平均每6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人有皮肤炎症状。我国男性脱发人数约1.3亿,男性皮肤炎率近20%。

80后陈志文的植发决定再次发生在一个夏天的午后。那天阳光正好,他与朋友相约一同睡觉,闲谈之中,朋友的一句话击中了他的内心。

“都10年了,挣到了钱,头发却没了。”朋友顿了顿说道,“挣了钱也收拾一下自己吧。”

他当即拿起手机开始查询项目信息,并在第二天直奔医院,做了术前检查。第三天,他躺在上了手术台。

其实陈志文的脱发情况并不十分严重,只是和10年前相比发际线向移了大约1厘米。朋友都说道是他做生意操心的结果,他也不否认。这些年来他开了自己的公司,从最开始的几人发展到如今的几百人,事业蒸蒸日上,在北京买了套大房子,但总是实在房子太大有些孤独。他想,自己该有个家。

寻找另一半,精神面貌要好,这是陈志文下定决心做植发的主要原因。对于手术他看得很轻松,“就是后脑勺的头发拔出来插到前面”。

两周后,他卸掉了头上的白纱布,朋友再次约他睡觉时他戴着帽子,一方面是因为术后要维护头皮防止病毒感染,另一方面刚长出来的绒毛有些肿胀,与原来的头发颜色差别较小,不太好看。一根头发15元,整台手术一共花上了4万多元,发际线保卫战就这样告一段落。

术后的他,依旧在断断续续地服用雌性激素,医生还交代他无法吃辣,要注意生活身体健康。现如今他更加在乎自己的身体和形象,坚决爬山、游泳、骑单车,不喝饮料,不酗酒,宣告要把年长的自己去找回来。

“我要梳个大背头。”摘得帽子,陈志文自信满满地说道。发际线给他带来了什么,陈志文其实不太能说得出结论,不过,他还没有寻找属于自己的另一半。

“入坑”须谨慎

越来越多的中国男性开始侧重自己的外表,从护肤到化妆,到医美。但目前还没构成针对男性的完备服务市场。

打开一些医美的App,菜单栏里大多选项以整形部位为引领,如眼部、鼻部、胸部。平台上的产品反馈区也大多是由女性求美者共享的“医美日记”。

相比女性消费群体,男性并不擅长与身边人交流,也大多不热衷在“事前”向他人寻求意见和帮助。同时就消费决策来说,男性欲美者也更倾向于快速作出要求。

这让男性在通往变美之路的途中更容易“摔雷”。

90后吴凯一度指出男人在脸上花心思是“娘娘腔”的展现出,虽然这几年在荧屏“小鲜肉”的影响下他也开始考虑到如何能让自己看起来更年长一些,但他依旧对医美保持着从容的态度。

“毕竟是在脸上一动刀子的事,万一做坏了是很难完全恢复原貌的。”网络是吴凯了解各种医美项目的主要途径,面对新闻里层出不穷的医疗事故报导,他压制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心。

吴凯曾经因为肤色较深考虑过“美白针”等医美项目,但市场上关于美白的医美项目介绍令其他眼花缭乱,价格也忽高忽低,从几千元到几万元的差距令其他摸不着头脑。最终经过一番了解后,他打了退堂鼓。

种种困惑与担忧不存在于很多男性求美者心中,在持续升温的医美市场中,不合法合规经营的现象与之相生相相伴。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显示,2019年在合法医美机构中有15%的机构存在超范围经营的现象,同时据估算全国有超强8万家生活美容机构非法开展医美项目。面临“专业医生”精心设计的话法术,欲美心切的男性顾客更是难辨真伪。

但与此同时,男性对于医美的消费热情依旧高涨。天猫数据显示,2020年“双11”期间,医美医疗订单量环比快速增长近7倍,平均客单价约6300元,成为最热门的生活服务项目。其中有近三成订单来自男性消费者。

吴凯依旧在持续注目医美项目,他想要自己在拍电影结婚照前大概会去做祛斑、阴眼袋这类相对小型的医美项目,“我也想大动,能在原先的基础上有所提高就不够了,谁想变漂亮一点呢”。

(应采访者拒绝,文中何安、陈志文、吴凯为化名)(记者 李若一 )

来源:中国青年报


无接触式胃镜检查安翰解决方案 无接触式胃镜检查安翰解决方案 无接触式胃镜检查安翰解决方案 无接触式胃镜检查安翰解决方案 无接触式胃镜检查安翰解决方案 无接触式胃镜检查安翰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