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北京溶脂针瘦脸 > 正文

教育部官宣“转正”,被吐槽多年的中国医美行业要洗白了吗?

2021-02-05 来源:北京瘦脸针
分享到:

这两天,教育部关于“医美进大学”的回应引起了普遍注目。

有记者在教育部官方网站发现,教育部在对人大会议建议的回应中称,大力支持美容医学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工作。

怎么个支持法呢?

教育部明确提出,有条件的学位授予单位可在临床医学等一级学科下自主设置美容医学相关二级学科

也就是说,以后的医学生在选择专业时将可以自由选择医美这个选项。数年之后,医美这个行业可以步入专业对口的从业人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主刀医生多由外科医生兼职。

而且,教育部这个回复是与国家卫健委、人力资源和社保部商量后做出的,已经充分考虑了学生们毕业后的就业问题,学位、证书、就业一条龙服务,一个字:

消息公布后,不仅有志于此的医学生们奔走相告,广大医美消费者们也喜极而泣。

因为这些年“黑医美”盗贼市场,鸠占鹊巢,反而让整个医美行业为它这枚“劣币”腹了太久的黑锅。

在医美野蛮生长的这些年里,黑医美机构们闷头割韭菜,消费者们一茬相接一茬地交智商税,和其他行业有所不同的是,医美行业的智商税,是血淋淋的智商税。

别的智商税无非是导致金钱损失,但医美智商税,搞不好就是要钱又真是。

1

医美智商税

智商税项目一:溶脂针

顾名思义,溶脂针就是通过静脉注射的方式把脂肪沉淀掉。

某度百科上关于溶脂针的讲解也是一顿刮起,乌鸦甚至猜测这个词条是直接从美容店广告上扒下来的。

广告性这么强劲的语句竟然能出现在百科上?关于溶脂针的特点,百科上更是公开声称:利用午休就可以展开、疼痛感非常轻微

乌鸦看了一眼自己日渐突起的肚子,恨不得马上就预约,明天中午午休就去打一针。

可是当我冷静下来细心了解了溶脂针是个什么玩意儿之后,兴奋变为了气愤,发球就把这个坑爹词条举报了。

溶脂针这东西前几年才在医美大国美国出现,美国FDA今年才刚刚通过一款提高双下巴的溶脂针,去年下半年才投入生产。

而溶脂针在中国至今没有批文,也没有CFDA认证,换句话说,溶脂针在中国根本就是不合法的。

如果你去打溶脂针了,幸运的情况有可能遇上从美国进口的手续不全的水货,而绝大多数情况你遇到的有可能是黑机构、黑诊所、白医师自己配出来的针剂。

打了这种非法勾兑的针剂,轻则惨死、皮肤肌肉溃烂,轻则引发慢性心脏病甚至相当严重病毒感染而死。

有意思的是,某度贴吧竟然还真有一个溶脂针吧,众多打过针的、想要打针的吧友在吧里交流经验、分享效果。

而首页阅读量最高的一个帖子,是一个吧友共享自己打溶脂针打到双腿肌肉溶解险些截肢的凄惨经历,随意上两张图大家感受一下:

别人问楼主在哪家医院打针,楼主说道是在一家小工作室。然后震碎我三观的神人出现了,这位热心网友好心劝楼主不要去黑工作室了,在某平台自己买了自己打,自己动手变瘦变美。

对于这部分“爱美人士”,乌鸦想要说道,美不美瘦不瘦的推倒在其次,脑子是个好东西,先希望把智商提上来,较少交点税吧。

而某度百科上,注射溶脂减肥的适合人群竟然还包括:老年患者??求求你们做到个人吧,你家老人受得了这个?

智商税项目二:洗血美容法

这个疗法近两年在美容业界中被吹得神乎其神,堪称医美“黑科技”。

具体操作方法是把你身体里的血抽出来、摇一摇,打一些氧进来,最后再输回体内。

至于效果嘛,从美容院的宣传图片来看还是立竿见影的,比溶脂针靠谱多了,抽出来的血深红粘稠,而被洗过的血粉红悦耳,看起来和果汁一样。

医美机构说道这是体内肮脏浑浊的血液得到了净化,变成新鲜血液流往体内

乌鸦一开始也被唬住了,失礼牛逼。后来想想总实在哪里不对,每次体检抽出来的血都是这种暗红色的血液嘛,但身体检查结果几乎正常啊,各项指标都在正常范围。

直到有一天,我盖住侄子的初中生物课本才恍然大悟:TM静脉血本来就是暗红的,动脉血才是鲜红的啊

静脉血主要输送二氧化碳和代谢物,颜色浅一些;而动脉血含氧量较高,所以颜色较为鲜红。

这些医美机构把血抽出来再加点玻尿酸,因为血红蛋白和氧结合了,血自然不会变鲜红。

还有人说道,洗完血真的精神了,容光焕发。废话,九十岁的老人吸完氧还感觉浑身有劲儿呢,更何况咱们年轻人了。

而且仔细一想,这所谓的净血疗法不就是山寨的血液透析吗?

但血液透析一般用于急性肾衰竭、尿毒症、急性药物和毒物中毒以及某些类似疾病的患者。在正规化医院展开类似于操作的时候,都具有严格的要求和规范。

光看透析机就是满满的科技感:

而医美机构的净血疗法呢?光这俩装血的玻璃瓶就离谱!

采血及血液留存、重复使用过程中,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引起栓塞。另外还不存在过敏、病毒感染风险,甚至让空气进入血液中,引发休克甚至死亡。

2017年,香港有美容集团做类似的血液培育疗程,造成患者直接死亡,2012年香港也曾经常出现3人在接受完血液疗法后其中一人丧生的情况。

但医美机构并会告诉他顾客这些,在他们的文案中,这种堪比血液透析的所谓净血疗法无非就是躺在操作台上睡一觉,醒来时你就会容光焕发,全身获得了净化。

但凡拿到个初中毕业证,也不至于上这种当吧?

智商税项目三:种睫毛

种睫毛不疼不痒,风险系数又较低,价钱又便宜,怎么看也跟智商税没关系。确实,如果它叫“粘睫毛”,那一点问题也没,但它叫“种睫毛”那就是赤裸裸地忽悠人了。

真正的“栽种睫毛”,是把人体头部活的毛囊植入到眼睑边缘睫毛生长部位,要在显微镜环境下,由经验丰富的执业医师和专职护士操作者。

而且这种手术需要经医生评估后确实必须才能操作者,收费“按根数算”,一般总费用都在一万元以上,平均下来比植发手术喜多了。

这种手术也是精度非常低的手术了,有资质、没经验的新手医师都不敢单独操作者,但美容美甲理发店的托尼老师们就敢。

而且他们还开创性地“改良”了种睫毛手术:一瓶胶水、若干动物毛发,十块钱成本,一个小时就让你拥有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

这种小手术也算高精度手术?托尼老师们彼此在对方的睫毛上试着接几次,就直接上岗了,周期短、见效快,就问你服不服?

这样的种睫毛,与其说是改良,不如说是偷换概念。这种“用胶水硬”的所谓“种睫毛”,可能会造成睫毛根部睑板腺堵塞,泪液脂质层缺陷,构成干眼症、麦粒肿、霰粒肿等疾病。

睫毛根部还产于着一些汗腺,也不会被胶水挡住,阻塞睫毛根部皮肤毛孔的排泄,造成炎症感染。

如果胶水化学成分刺激性较大的话,还会造成结膜炎、角膜炎、角膜溃疡等问题。当然了,如果胶水质量太好,甚至还能导致睁不开眼……

太多的智商税,让中国医美产业看起来总是游荡在违法的边缘。

2

医美发展史

中国医美产业迅速发展也就是近20年的事,在上个世纪的中国,阴双眼皮都还是一件轰动邻里的大事儿。

很多人至今仍然习惯把医美产业划入新兴医疗产业,其实是错误的。严格来说,医美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产物。早期医美产业发达的国家,无一例外都参予过大规模战争。

一战期间英国经常出现了世界上最早的整形医院,因为残酷的战争制造了大量四肢不全、脸部重度残疾的病人,英国医美产业迅速发展,并成为世界医美发源地。

被誉为整形外科手术之父的哈罗德·吉里斯在转行前就是英国的一名耳鼻喉科医师,一战愈演愈烈后他重新加入英国皇家陆军救治伤员,竭尽所能地将容颜“还”给这些在战场上躯体受到重创的战士,让他们重回信心,重返正常的人生。

1916年,吉里斯用伤员肩部的皮肤顺利移植到被毁容的面庞上,这是现代医学意义上的首例皮瓣重制整形手术。104年过去了,皮瓣仍然是理想的重制材料。

为了表彰吉利斯对现代医学的开创性贡献,1930年6月的英女王生日那天,哈罗德·吉里斯被授予骑士称号。

此时的中国也零星出现了留洋回来的做到整形手术的医生,1929年,从美国求学归来的倪葆春在同仁医院开办了整形外科门诊,这是中国第一个整形外科。

朝鲜战争之后,整形医学又迎来一次大发展,出征各方中除了后来沦为医美重镇的美国、韩国,中国的整容医学也开始在政府的推动下正式起步。

1952年,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成立,前身是最早出国留学回国的知名中国女医生石美玉与美国女宣教士胡遵理于1920年创办的伯特利医院,是一家主攻整复外科的大型三甲综合医院。

石美玉先生

1957年,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在北京成立,该医院是全国唯一的整形外科三甲专科医院。

这两所医院,就是后来在医美界地位堪比清华北大的上海九院和北京八大处,正宗医美国家队。

但是建国后相当宽的一段时间内,中国人对医美还没构成概念,通过医疗手段主动变美的医美需求极少,更多的是受伤后修复、矫正等被动整形。

1962年,当我们刚刚童年三年困难时期,饭还没吃饱的时候,大洋彼岸的漂亮国已经已完成了世界第一台整容手术,开始追求丰乳肥臀了。

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国各大医院才开始陆续设立医疗美容科,但是那个时候的医美生意是真的难做,一是因为人们的观念还没扭转过来,很多人实在去整容是件不太光彩的事;二来是因为经济条件,整容的高昂费用让人望而却步。

真正让我国医美产业遍地开花并且挽回人们传统观念的,是亚洲“四大邪术”之一整容术的发源国:韩国。

二十世纪末的韩国,整容已经沦为一个最重要产业,而且社会接受度相当高。上到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下到未成年的小姑娘,韩国人对整容趋之若鹜,就连前总统卢武铉也进了双眼皮,阴了肿眼袋,还祛除了额头皱纹,为韩国整容产业实力代言。

韩国政府推出各种优惠政策来推展“整形旅游”的发展,甚至必要指定医疗机构为外籍病人代理申请人电子签证,“整形游客”可以不经由韩国使领馆、直接在网上申请护照。

韩国文化产业对医美的带上货效果更是明显,一部部韩剧简直像超长整形广告,潜移默化地转变了中国人的审美,使人种相近的中国人也开始渴望双眼皮、高鼻梁、小脸、钝下巴。

“为什么要整成都教授”

韩流席卷中国的同时,也唤醒了中国的医美产业。

2004年,首家中韩合资整形医院上海瑞丽整形医院开业营业,随后,各种大型连锁医美集团、中小型民营医美机构还有数不清的不正规化的私人诊所、美容院如雨后春笋一般遍地开花。

以前只有八大处、九院才能做到的复杂手术突然就变得平民化起来,街头巷尾的美甲店甚至都不敢偷偷做一些轻医美项目了。

医美飞入寻常百姓家的速度似乎显然快了些,在高速发展的同时,方向似乎有点跑偏。

3

医美产业现状

2019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超过1769亿元,医美消费者约2500万人,我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医美大国,中国医美产业的发展速度似乎远远低于经济快速增长的速度。

然而,在华丽的数据背后,中国医美的残暴生长似乎充满著了血腥的味道。

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资料的数据显示,近10年来,平均每年因整形美容而惨死的投诉近2万起,平均值每年黑医美致残丧命人数高达10万人,远高于美日韩等其他医美大国。

何以至此?乌鸦指出根本原因有两点:人与耗材

先说人。人指的是医美行业从业者,去年医美消费者达到了2500万,但是医美行业从业者超过了可怕的三千多万人,比消费者还多出了五百多万。

在这三千多万人中,有资质的从业者只有三五十万;而在这三五十万人中,又只有两三万人是有资质的可以从事医疗整形的执业医师,其他的都是在做营销或者咨询服务。

但是,由于行业黑产“来钱快、诱惑大”,杜绝了大量自称为“医生、专家”的非法从业者,仅通过非法培训机构短期学兵的“向警方行医”,根据中整协统计资料,非法从业者人数至少在10万以上

至于那三千万中只剩的“辅助”人员,有人会说道:做到营销和咨询那么严格干嘛,是不是资质有什么关系?

非也,这些人的最重要程度丝毫不亚于编舞的医生。如果我们不是去公立医院,而是去专业的整形医院、医美机构,在我们见到医生之前首先要见的就是这些咨询师,咨询师们根据患者个人条件、经济水平等为每个人推荐有所不同的套餐。

理论上来说,医美咨询从业者至少不应不具备三个条件之一:医学基础、美学基础以及心理学基础,可现实却是,三千万非专业人士甚至是零基础从业人员守卫着医美服务第一道关口。

谁管你底子好不好、合适不合适,一切以金钱为导向,能让你刨多少钱竟然你刨多少钱,你们说道可怕不可怕?

然后是耗材。医美行业的耗材主要是设备和针剂。

目前我国市面上流通的医美针剂正品亲率只有33.3%,也就是1支正品针剂背后伴随着至少2支非法针剂的流通,打个瘦脸针打到非法针剂的可能性高达66%。

几千块的针剂都有假货,低达几十万上百万的美容设备水就更深了,一句话形容:假到离谱!

用于未经证书的山寨劣质仪器给皮肤带给的伤害是不可逆的,轻者做完面部起水泡,重者全脸大水泡,更严重的会遗留永久性瘢痕,美容变惨死。

山寨仪器用于后效果

可怕的是,这种情况在当下的中国医美市场非常广泛。

由于医美光电设备归属于医疗器械范畴,国家对设备流通严格管控,厂商与经销商不能售卖给合法的医美机构,非法医美场所90%以上的医疗美容设备都是假货,极少数正品也是走私或者出租的二手旧设备。

黑医师用着骗设备,一年弄死弄残十万人,也就不难理解了吧?

自2002年起国家对医疗美容行业监管越来越推崇,尤其是从2014年开始,每年都发起打击非法医美行动,从源头的针剂产品到黑医美机构查处,释放出国家严格监管的决意。

而有效的监管体系除了自上而下,更应当自下而上牵头行业医疗从业者、医美机构、行业协会、在线渠道共同构建健康的行业环境,如建构半透明可本源的查找平台、规范化经营严苛抵制水货假货等。

教育部此次大力支持医美专业入大学,不仅不会提高行业的整体专业水平,也能大幅提高从业人员的专业素质,是顺应市场需求、与时俱进的明智之举。

美容医学沦为专业学科,将从根源上减少医美事故发生率,增加先前矛盾和纠纷,从而挽回医美行业的负面形象。

爱美是人的天性,如今人民群众对医美具有贯彻的市场需求,但有人利用这点来收智商税、割韭菜,就必须让这个产业规范、科学、专业,毕竟一个产业的水准不是光看发展速度,健不健康才是关键。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鹿客 鹿客 鹿客智能门锁 鹿客 鹿客 鹿客智能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