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北京瘦脸针安全 > 正文

一支瘦脸针背后的资本“局中局”

2021-11-12 来源:北京瘦脸针
分享到:

医美赛道可谓近两年市场最弱风口之一。随着供给外侧优质产品兴起,市场崛起,涉及上市公司相继迎来业绩与估值双击。与此同时,一级市场各路资本也闻风而动,不惜低溢价,也要跻身其中。

这一过程中,激流与风暴也在暗涌。比如当前曝出的四环医药(HK:00460)与康桥资本(C-Bridge Capital)之间的纠葛,便审问着医美产业:在产业第一性面前,资本与实体产业从业者如何处理好边界及竞合问题?

01 四环医药对康桥资本的商业秘密之诉

近日,四环医药旗下医美业务主体北京渼颜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之为渼颜空间),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控告了康桥资本,提出高额赔偿。该案已被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院。

原告诉称之为,康桥资本于2020年10月以深度合作为由,对四环医药及旗下渼颜空间等分支机构开展了全面深入的尽职调查。这一过程中,双方签定了保密协议。

尽责调查之后,康桥资本方面再无下文。直到2021年3季度,有媒体报道称之为康桥资本联合的财团正着手并购秀杰(Hugel),2021年8月秀杰(Hugel)公开透露的公告证实了媒体报道的收购传言。

渼颜空间方面指出,康桥资本势必会将尽职调查中取得的核心商业秘密用作其对秀杰的并购。且最终并购一旦已完成,还会根据其掌控的信息,占有不利的商业地位,该等行为因涉嫌包含不正当竞争。

牵涉到商业秘密的不正当竞争控告最终自有法律论断。我们且先来认识了解四环医药和康桥资本。

四环医药2010年在香港上市,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医药公司,耕耘中国心脑血管药物市场。此后,四环医药以专业的医药研发为基础,纵向拓展医美行业作为第二快速增长曲线。

医美快速增长曲线的成型,实质正是创建在与秀杰的合作之上。根据历史回溯由此可知,四环医药与秀杰(Hugel)于2012年签署合作协议,协议约定四环医药成为秀杰(Hugel)肉毒素产品进口中国的独家代理商。随后,四环医药就秀杰肉毒素产品进口中国开展了多年的临床研发和市场准入工作,最终秀杰(Hugel)肉毒素产品乐提葆®于2020年10月获批进口注册,并于2021年一季度进入中国大陆市场。

2021上半年,四环医药医美产品构建收益2.58亿元,瘦脸针产品乐提葆®贡献高昂。目前公司市值190亿港元左右。

公开资料表明,康桥资本是一家专注于医疗身体健康领域投资的投资基金股权基金。据官网透露,该基金秉承“技术全球化,市场本土化”的原则,专心于生物医药、医疗技术和医疗服务三个核心领域的收购机遇。

从投资天境生物(NASDAQ:IMAB)开始,康桥资本的投资策略由“少数股权投资”改变为“深度介入”,必要操盘生物医药公司云顶新耀-B(HK:01952)以后上市,则是其深度插手的标志性案例。

图:康桥资本的投资组合,来源:康桥资本官网

02 一只瘦脸针引起300亿市值波动背后

利用现象看本质,四环与康桥的博弈,实质指向的是瘦脸针这个医美细分赛道可观的发展空间。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中国的医美市场处于高度景气的阶段,2020年市场规模高达1176亿元,年服务量2050万人次,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的医美市场。与此同时,预计中国医美行业预期复合增长速度在20%左右,远超其他主要医美市场个位数的填充增速。

其中,以瘦脸针、玻尿酸等静脉注射类产品为代表的非手术市场,预计2025年市场规模将超过1339亿元,未来五年填充增速为21.7%,比手术类市场高3.6个百分点。

从行业发展趋势看,瘦脸针赛道是核心赛道,比玻尿酸更强劲。如正处于成熟期的美国医美市场,肉毒素(瘦脸针)是静脉注射类针剂的核心产品,市占率高达62%。而正处于成长期的中国医美市场,透明质酸钠(玻尿酸)市占率为56%,肉毒素(瘦脸针)细分赛道不具备充裕的下降动能。

四环医药也正是在乐提葆®拿到进口批件之后,市值迎来大幅攀升——从当月低点的76亿港币左右,一度在2021年6月上升至371亿港币的高点,市值振幅高达300亿港币。

图:四环医药K线图,来源:WIND金融终端

市场的逻辑很容易理解,中国目前仅有四款合规的瘦脸针产品,包括:艾尔建2003年引进的“健妥适”、兰州生物1997年获批的“衡力”,高德美2020年6月引入的“吉适”,以及上文提及的四环医药从韩国引进的“乐提葆”。

图:已在国内上市的四大瘦脸针产品,来源:广发证券

作用机理相同的瘦脸针,几款产品从效果上来看差异不会很大,四环医药的乐提葆®定价策略偏向中端,大同小异高端的保妥适和低端的衡力。

在投资者认知层面,乐提葆®在中国市场前景可期,因为其韩国瘦脸针龙头产品的行业地位放在那里——2016年以来连续5年高居韩国肉毒素市场销售额第一,市占率约50%。乐提葆进入中国市场后迅速放量证明了商业价值,这是四环医药市值上升的基础之一。

乐提葆在中国市场不具备较小潜力,而且潜力开始还清,成为资本市场的香饽饽便不难理解。

2021年8月25日,秀杰(Hugel)发布公告,其大股东贝恩资本将出让持有人的秀杰46.9%的股份给康桥资本主导的联合财团,对价约合15亿美元左右。

从短期看,康桥资本方面如果最终收购秀杰顺利,一番运作之下可能获得不俗的报酬。但似乎,此番显露的牵涉到商业秘密的不正当竞争纠纷,客观上不会影响到它的市场信誉。

一个基本常识是,信任是金融市场的基石,它的创建、培养和维持依赖于各个市场参与者的不道德,一旦接踵而来商业秘密纠纷的负面局势里,信誉势必都将因其他参与者的担忧而大打折扣——在更为极大的现实利益面前,任何一方利益相关者均难免疑虑自己会否成为弃子。

03 资本与实体经济的竞合边界在哪里?

实际上,这场关于瘦脸针的博弈,最终需要厘清的一个问题是:资本与实体从业者竞合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任何产业最终实现身体健康的高质量发展,都必须遵照行业第一性原理,解决最本质的问题。

医美行业第一性原则是以技术研发为导向,为先天缺陷者(兔唇、多指、小耳畸形等)、事故缺失者(每年6000多万次车祸创伤事件),及普通欲美者获取安全有效地的产品和服务。

譬如在上游,现有优质供给远远无法符合中国医美市场的市场需求——2008年至今已取得国家批准后的国产及进口Ⅲ类医疗器械,绝大多数是玻尿酸,有40多款;而瘦脸针(肉毒素)产品仅4款,童颜针产品仅2款,少女针产品仅1款。

论高质量产品与服务的供给能力,资本与医药产业上游公司比起通常相形见绌。医药公司延伸至医美产品领域,前进上游的“供给侧改革”,优势在于相对坚实的转化成医学能力和临床研发能力,其中,医药公司更高维的科学和专业严谨性,不利于医美产品的高质量呈现以及医美产业的健康发展。

故而在我们显然,基于医美行业的第一性原理,资本与实体产业从业者之间的关系理应相辅相成,前者为创新行为运送资金这一不可或缺的生产要素,后者立足产业的价值创造让前者投入实现大幅电子货币,进而二者合力推展产业经济的正向循环。

这一过程中,资本应当且能够做好的事情还包括融资支持上游供应商发展等;而谨慎做到甚至无法做的事情,则还包括以不合规的方式妨碍创新循环,影响行业声誉等。

一言以蔽,实业与资本的边界不在地理或业务范围,而在于基于产业第一性的人心所向。


福晟 福晟 福晟 福晟 福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