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北京下颌角整形 > 正文

排半年也要"整"!这个行业火了 有产品一次吸金上万元

2021-03-04 来源:北京瘦脸针
分享到: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一些消费者选择走出医美机构,利用7天长假的时间让自己显得更美。在四川成都,今年以来,医美机构生意持续火爆,一些知名医生的预约单都排在了半年之后。

成都:医美消费爆发式增长 部分预约须要排队半年

唐小姐是成都当地一位网红博主,她告诉他记者,选择医美就是为了变美,而颜值在这个行业中很重要。

消费者 唐小姐:对于整容,大家有可能觉得是高消费,但是对于我这个行业,我觉得就是一个投资。我得到的报酬有可能是10倍、20倍。

记者发现,除了当地消费者,也有不少其他城市的爱美人士专程飞到成都咨询。在这家民营医美机构,记者看到了来自北京的刘小姐,想做到鼻部整形的她,已经做到了两年的功课,最后在闺蜜推荐下,决定到成都这家医美机构试一试。

消费者 刘小姐:北京、上海肯定也有很多很杰出的医院和医生,我选择倪院长是因为刚好他的审美与众不同我想要的。

业内人士透漏,随着市场需求变化,医生也在走向细分化、专业化,从鼻、眼、唇、胸部等全部位整形开始向某一部位的集中深入研究。另外,针对审美这种比较主观、不好分析的市场需求,行业也在引进一些能更精准的技术。

成都某医疗美容机构院长 倪云志:我们可以把它3D打印出来,这是一个真实的人的头颅,然后所有的眼睛、鼻子都是她的。这样可以把一些数据都体现出来,而我们有了数据以后,在做手术的时候就可以几乎用数据来说话。

一家医美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来咨询的消费者有四分之一都来自四川省外。这和近几年当地的发展规划有关。记者查询发现,2017年9月,成都在全国率先明确提出打造“医美之都”,之后在2018年实施了《成都医疗美容产业发展规划(2018-2030)》,成为全国首个专门针对医美行业公布市级产业规划的城市。 数据显示,成都医美机构的数量从2016年的159家增长到2020年的361家,沦为全国医美机构增速最快的城市。此外,作为国家中心城市,成都医美市场辐射面广,消费需求旺盛,一些医院医生的手术单甚至都排到了半年之后。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 卿勇:两个主要的消费人群,一个是20几岁的成年人,另外一个很大的人群就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中老年人。病人约我的手术基本上是半年以后,特别是在节假日,像过年期间,年前手术量愈演愈烈,所以我们也是加班加点做手术。

“轻医美”服务不受注目 设备技术更新快

在专访中记者找到,近几年像瘦脸针这种非手术类的“轻医美”项目经常出现爆发式增长,那么什么是“轻医美”,“轻医美”又带给行业什么样的发展机会呢?

在成都的一家连锁医美机构里,记者看见,虽然不是周末,但是来这里做“轻医美”项目的消费者络绎不绝。所谓“轻医美”,就是在不必动手术的情况下,帮助消费者在短时间内达到美容市场需求的手段。较为常见的“轻医美”项目包括肉毒素注射、玻尿酸注射、水光针、冷玛吉、瘦脸针等。 这些产品的单次市场价格从几百元到上万元平均,持续效果越长、必须高端设备的产品价格越高,国产和进口价格不一样,不同地域价格也不会有差别。成都的李小姐认识“轻医美”已经有几年了,她表示,做“轻医美”对她来说是常规项目,如果只是确保一下,打打水光针或者做些最基础的项目,平均每年有可能几千到一万元。

记者发现,由于价格相对较低、完全恢复慢,选择轻医美项目的年轻人数量在大幅增加。另外,与其他年龄群体抗老的需求不同,他们更偏向于变美的同时保有个人特色。

数据表明,2019年,成都医美机构中,轻医美类的服务占到比近六成。一些医生告诉记者,这类消费的快速增长跟市场上非常丰富的产品和设备技术快速迭代有关。

医美市场逐渐透明 潜在顾客“小白”增加

实际上,很多消费者现在敢于尝试医美项目,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信息化时代,让医美行业相比以前显得半透明。医美的潜在顾客中,医美“小白”的占比越来越小。

消费者 林小姐:在各大互联网平台进行各种查询,做了很多功课后再过来的,就像有一些种草的平台,以及一些商家的报价平台,做了一些比较,价格还是比较公开半透明的。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互联网改变了医美行业的获客方式,通过第三方医美平台以及社交共享平台,医美机构也有了获取潜在客户的新途径。截至2020年底,某头部医美平台上的医美机构数量已经超过1万家、医美医生数量多达2万名。今年春节期间,该平台的订单量也达到去年同期的4倍。

某医美平台副总裁 蔡睿:我们获取大量的内容、日记、消费决策以及评测,包括在线面诊帮助用户选择适合自己的医美。医美的项目很多,寻找合适自己的才是最关键的,而不是盲目波澜。

不过,火爆的市场背后也不存在一些行业发展的主因,医美机构的增多与高水平医美人才的稀缺,沦为行业发展比较突出的矛盾。即使像成都这样具有学院资源、发展较早于的城市,也不存在医美人才缺口。

成都某连锁医美机构品牌创始人 李家平:我们在职业培训方面的投放是非常大的,我们每年投放近1000万来做各种研发和教育。

另外,资本的涌进也激化了行业的竞争,再叠加疫情因素影响,去年以来,一些缺乏技术和专业的医美机构已经陆续出局。

成都市医疗美容产业协会副秘书长 龚伟:这个时候,这个行业就开始要展开优胜劣汰了。以成都为例,去年我预估关掉了大概20%以上的机构,但是剩下的机构尤其剩下的头部机构,它们去年同比快速增长就很好了。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